留言反饋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學術前沿 >> 學者論壇

有關紀曉嵐案件淺說

發布日期:2017/10/18 15:02:46 訪問次數:2240

■李興昌

引題:“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提高修養,以案警示,是為良方。案件示形于外,義含深刻,凈化心靈。紀曉嵐一生遭遇的四大案件,無不使他閱盡世態炎涼,警醒自己。今人讀之,或同情紀曉嵐,或責備紀曉嵐,自然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在紀曉嵐的一生中,曾有四大案件與他有關,因這些案件,紀曉嵐的仕途和身心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打擊。今天,再看這些案例,仍能警示人心,啟人心智,從中受到教益?,F分述如下:

一 紀曉嵐與兩淮鹽引案

【案情】乾隆三十三年,乾隆皇帝連下數道圣旨,諭令嚴查兩淮鹽引案。這是一樁牽涉多人的貪污受賄大案,其中一個重要案犯盧見曾是紀曉嵐的親家。因瞻情相顧,紀曉嵐給盧家通風報信,最終受到處罰。

為了更好地了解該案,先介紹什么是鹽引、鹽政、鹽運使、鹽商。鹽引,是宋朝后歷代朝廷給予鹽商憑以運銷食鹽的專利權證,即引票。每張引票規定提取一定數額的鹽量,鹽商們繳納包括稅款在內的鹽價,領取引票,憑引票購鹽運銷,朝廷征收“引稅”。鹽政是執掌督察征課,調劑鹽價,并糾察所屬鹽務官員的行政長官。鹽政一般由鹽區所在省的總督或巡撫兼任,惟有長蘆、兩淮以其事務繁雜特專門設立鹽政,兩淮鹽政駐地揚州。鹽運使是掌管督察鹽場生產、銷售(賣引)、運輸等各項具體事務的官員。鹽商是專營鹽業的商人。兩淮鹽商每年上繳的鹽稅最多,對朝廷貢獻最大,得到朝廷的重視。朝廷時常通過增加銷售配額、減少鹽稅等辦法給予經濟上的優惠。遇有鹽商資金周轉不暢的時候,朝廷也會出錢借貸給他們,但要收取利息。

兩淮鹽引案中被貪款項一是鹽商受貸后繳納利息;二是鹽商提前購買下一年度的鹽引收入。這兩部分款項除用于皇帝巡幸支出外大部分被貪污。自乾隆十一年(1746)起到案發持續二十余年。

乾隆三十三年(1768),新任兩淮鹽政尤拔世上任后向鹽商索賄不成即對兩淮鹽務黑幕予以上奏。尤拔世上奏說:“上年普福奏請預提戊子綱引,仍令各商每引交銀三兩,以備公用,共繳貯運庫銀二十七萬八千有奇。普福任內,所辦玉器古玩等項,共動支銀八萬五千余兩,其余見存十九萬余兩,請交內府查收?!?

朝廷派人檢查戶部檔案后亦無發現支出派用文冊。二十年來,連本帶利,已逾千萬。朝廷密派江蘇巡撫彰寶會同尤拔世詳悉清查。經進一步深查,鹽引貪賄嚴重,牽涉眾多官員。二十年來,歷任兩淮鹽政、鹽運使、兩江總督、江蘇巡撫等官員幾乎都有沾染。最后,凡是與此有瓜葛的官員都受到懲處,處刑最重的三人:高恒、普福定斬候,盧見曾定絞候。

盧見曾與紀曉嵐是姻親關系,紀曉嵐的女兒嫁給盧見曾的孫子盧蔭文。盧見曾,康熙六十年(1712)進士,歷官四川洪雅知縣、安徽六安知州、江南江寧知府、兩淮鹽運使、長蘆鹽運使。盧見曾任過職的地方,其宦績被載入方志。嘉慶《洪雅縣志》稱他“為政公慎勤明,甫蒞任,即除不便于民者數十條,凡所舉行皆饜人心。在官日,著有《雅江新政》一書,至今傳頌?!逼渌纭独m天津縣志》《灤州志》《德縣志》《六安州志》等都對盧見曾有所褒贊。

官聲文名均屬上乘的士人,竟然與貪官污吏同科,似乎不可思議。但是,看其所處的社會環境,并不足為奇。

乾隆元年(1736),盧見曾就因政績突出被特授兩淮鹽運使。到任之后,他發現鹽商們倚仗財勢,勾結官府,巧立名目,侵犯“灶戶”(即鹽民)土地所有權,廣大鹽民多受其害。盧見曾采取一系列強硬措施,清理鹽政積弊,又采取相應的利民策略,使鹽民均受其惠。此舉遭到某些相關人員的怨恨,也影響了某些官員的利益,他們便尋隙彈劾盧見曾。盧見曾被治罪,羈揚州董相祠候勘三年后定案判流放。這次判刑未真正實施,即被赦免。

乾隆十八年(1753),盧見曾再任兩淮鹽運使時,鹽官們與不法鹽商沆瀣一氣,鹽務官場變成了一個大染缸。想到之前的遭遇,盧見曾不得不為了保護自己而適應環境。和歷任鹽官一樣,盧見曾很難潔身自好,他習好收藏,不法鹽商投其所好,以金石書畫敬獻。盧見曾認為這些物品較比金錢文雅,用以結交上司,不易暴露,故此來者不拒,終淪落成貪官。

乾隆二十九年(1763),七十四歲的盧見曾告病乞歸,被準致仕退休。他慶幸從此可以安度晚年了,豈料雖人離宦海,卻風波未消,禍事臨頭。

就在朝廷派人查抄盧家的關鍵時刻,紀曉嵐做了一件蠢事。當時,紀曉嵐在翰林院任侍讀學士,常常當值于內廷,兩淮鹽引案沸沸揚揚之時,紀曉嵐心里忐忑不安,為親家盧見曾家捏著把汗。此時,女婿盧蔭文也在朝廷做小官,六月十三日,紀曉嵐見到女婿時,傳遞給他一個信息,說兩淮鹽務有“小菜銀兩”正在查辦。這引起盧家的驚覺,盧見曾的家人急忙向私交頗深的趙文哲、王昶等人打聽。他們說的更嚴重,絕非“小菜銀兩”,而是驚天大案??吹椒钪疾槌R府的山東巡撫富尼漢“盧見曾家產,僅有錢數十千,并無金銀、首飾,即衣服亦甚無幾”奏報后,乾隆皇帝勃然大怒:“查封盧見曾家財廷寄于六月二十五日馳發,而初次查辦此案諭旨并未傳抄,伊家何以早得風聲預先寄頓?其中情節甚屬可惡,豈有旨未到而外人已知之理!”下令:“嚴切究審,令將得之何處、何人,實情吐供,不得任其稍涉含糊”。

這一究查,紀曉嵐通風報信的事被揭露出來。

關于紀曉嵐向親家通風報信一事,在野史雜記和坊間傳說中有許多說法。一說,紀曉嵐得到要查抄盧府的消息后,立即命一親信給盧府送信,只在信使手心里寫了一個“少”字,意謂“抄”;一說,紀曉嵐命人送去一個空信封,盧家見到空信封,聯想到“虧空”;一說,紀曉嵐命人送去裝了一撮茶葉和幾粒鹽粒的信封,寓意“嚴查、查鹽”;更為具體的一說,紀曉嵐命人送去一只檀木盒,盧見曾打開木盒,見里邊僅有一只信封,信封里裝有一撮茶葉和幾顆鹽粒,還有幾顆棗子。盧見曾反復琢磨才悟出“彈劾、嚴查、查鹽、早作準備”的寓意。

泄密案很快查清,除紀曉嵐外,還有做過盧見曾幕僚的軍機處行走中書趙文哲、軍機處行走郎中王昶、與盧見曾稱師生關系的候補中書徐步云等人。他們均受到不同的懲處:趙文哲、王昶被判三年徒刑,由將軍阿桂帶去軍中遠征緬甸,將功補過;徐步云發配伊犁;紀曉嵐發往烏魯木齊軍中效力贖罪。

此案對紀曉嵐是一次沉重的打擊。新疆之戍改變了紀曉嵐的性格,使他由原來的詼諧率性變得內斂而沉穩,對他今后的官場作為及其思想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

【啟示】監督 誘惑 親情

這是一起典型的因鹽而發的貪賄案。僅從貪賄而言,貪賄數額再大也不足為奇。每次讀到這里,其中三個問題令筆者大費心思。

其一、此貪賄案,持續時間長,何以二十年余年竟未東窗事發。如果不是新任鹽政尤拔世夢想撈取鹽利未能得逞轉而生恨,向皇帝告發,這起案子還不知掩蓋到什么時候。人們不禁要問:這么長時間,真的沒有人發覺嗎?

“二十年來,歷任兩淮鹽政、鹽運使、兩江總督、江蘇巡撫等官員,幾乎都有沾染?!辈豢煞裾J,負有監管職責的總督、巡撫等官員不能不知曉鹽政中的腐敗,但不便、不敢、不能治理。像盧見曾,他剛任鹽政時,對鹽政積弊予以清理整治,卻遭到嫉恨被人彈劾,落了個“羈揚州董相祠候勘三年后定案判流放”的下場。后雖未服刑而赦免,但盧見曾再任鹽政也被拉下水,最終成為鹽利的犧牲品。

人們要問,清代沒有監督管理官員的法律制度嗎?其實,清代監督官員的法律制度不僅有而且非常完備。

史載,清朝的監察制度大體上承襲明朝,中央設都察院,都察院長官為左都御史,右都御史輔之。下設左、右副都御史,左右僉都御史。 中央在各部設六科監察機構,每部設給事中,左右給事中各一名,監察六部日常政務活動,核查上奏的奏章及奉旨執行政務的情況。六部給事中合稱“六科”,與都察院并列,直接向皇帝負責。后來,將六科并入都察院合稱“科道”,使監察機構一體化。在地方上,由按察使派出的“分巡道”和由布政使派出的“分守道”,分別對府、州、縣官員進行監察,不再實行巡按御史制度。為了使監察官吏相互監督,清朝制定了互監法,順治十五年(1658)頒行實施。凡監察御史必得“操守當潔清,舉劾當得宜,撫按當互糾”;“凡定差不公,考核不當,巡按賢者不薦,不肖者不糾,諸御史亦得論劾”;“凡監察御史其職責履行也必得盡心盡力,一旦發生錯誤,當由其自身負責全部責任?!?

身在其中的官員不可能不清楚這些法律制度。但這起長達二十余年的鹽引案中的主角們何以成為監察制度的漏網之魚。筆者認為,與私欲、利益比較,監察制度在官吏心中的砝碼減輕,這些官吏為了分得一杯羹,彼此心照不宣,你不說我不言,你得利我受益,組成一個“貪賄共同體”。在很大程度上,這個“共同體”成為國家反貪賄組織要攻克的堡壘。

實踐證明,時機、條件、力量不夠成熟,攻克這樣的堡壘幾乎不可能。所以,這起鹽引貪賄案警示我們,一定要看到,某些官員之所以貪婪腐敗,很大程度上,在于社會缺乏對其權力的有效監督,但是,官員自身存在的漠視法律制度、放縱自己、僥幸逃脫等因素更不能忽視。

其二、政聲和文名都好的盧見曾何以“下水”?令人惋惜的是,盧見曾在任鹽政之初,已經發現了鹽政中的弊病,他想治理,但付出了代價,嘗到了“廉政治鹽”的苦頭。也許此事使他“覺悟”,使他很難保持“世人皆醉我獨醒”“世人皆濁我獨清”的君子情操。要么同流合污,要么甘做一貧民。否則,只能做貪賄團體中的成員。所以,盧見曾再次任鹽政時,雖“玩高雅”,卻恰恰中了鹽商們的“糖衣炮彈”。從盧見曾的政聲、文名看,在其為官之時,盧見曾時時告誡自己,要做廉潔為民的好官,可惜的是,他由最初的警惕,到禁不住誘惑,一步步走向深淵。盧見曾的人生告誡后人,任何級別的官員,守住初志,經得起誘惑,方是立身之本。

其三、親情重要,但親情與法律相悖時,親情救不了任何人。紀曉嵐不可能不曉親情與法律的利害關系,但是在親情與法律之間,選擇了親情。紀曉嵐之女系其愛妾郭彩符所生,嫁給盧見曾的孫子。盧見曾事發前,紀曉嵐得到了信息。郭彩符在紀曉嵐面前百般求情,讓紀曉嵐想法幫助盧家,紀曉嵐禁不住愛妾眼淚的襲擊,惻隱之心戰勝了理智,他為盧家通報了信息。然而,紀曉嵐的親情為盧家和自己沒有帶來任何益處。紀曉嵐落了個“謫戌新疆”下場,付出了慘痛代價,好在紀曉嵐遭此打擊,倒使他對官場有了更客觀理性的分析和通達圓通的實踐。此事警示后人:情就是情,法就是法,親情與法律發生矛盾時,親情挽救不了任何人,甚至,禍事來臨,親情連一根“稻草”的價值都表現不出來。

二 紀曉嵐與海升殺妻案

【案情】乾隆五十年(1785)四月,某部員外郎海升與妻子吳雅氏發生爭執,后吳雅氏死亡。海升報官說,妻子是自縊而死。步軍統領衙門接報,將此案提交刑部處理。死者吳雅氏的弟弟貴寧,認為姐姐吳雅氏死因不明,拒不簽字具結此案。

此事驚動了乾隆皇帝,乾隆帝命令時任左都御史紀曉嵐會同刑部侍郎景祿、杜玉林帶領熟諳辦案的員外郎王士棼等人前往開棺檢驗。驗罷,紀曉嵐以“臣等公同檢驗,傷痕實系縊死”上奏。貴寧仍不罷休,聲言海升是大學士阿桂的親戚,刑部有意包庇罪犯,以討好阿桂。大學士和珅覺得這正是攻擊阿桂的好時機,乘機在乾隆面前煽風點火。當時阿桂在外視察河工,并不在京,不可能為了這等小事去授意辦案人員。乾隆帝也深知這一點,但他又擔心阿桂交結臣僚,就此派人重新勘察。具有豐富鞫獄經驗的戶部侍郎曹文埴被安排復查此案。曹文埴和侍郎伊齡阿前往勘驗,說縊痕不清。隨后,乾隆又令和珅等率員再勘,并嚴訊海升,最后海升招認將妻子吳雅氏毆打致死。

為此,乾隆皇帝傳諭處罰有關官員:此案阿桂業經自行議罪,請罰公俸十年,并革職留任,姑念此案究非若福隆安之徇庇家人者可比,又因其尚有勞績,著加恩改為罰俸五年,仍帶革職留任;紀昀,本系無用腐儒,原不足具數,況伊于刑名事件素非諳悉,且目系短視,于檢驗時未能詳悉閱看,即以刑部堂官所言隨同附和,其咎尚有可原,著交部嚴加議處;王士棼在刑部年久,前因出差回京召見,觀其人尚有才干,方欲量加擢用……乃于復驗時回護固執,裝點尸傷,逢迎阿桂,該員等均罪無可逭。葉成額、李闊、王士棼、慶興亦具著革職,發往伊犁效力贖罪,不準給驛;曹文埴、伊齡阿經朕派出復檢,若亦如紀昀等瞻顧隱徇,惟知迎合阿桂,蒙混了事,轉相效尤,將來此風一長,大學士、軍機大臣皆可從此率意妄為,即殺人玩法亦必無人敢問者,設果如此,國事尚可問耶?此案曹文埴、伊齡阿即能秉公據實具奏,不肯扶同徇隱,頗得公正大臣之體,甚屬可嘉,著交部議敘。

紀曉嵐在接辦此案時,看起來有些輕視,不夠認真。事實上,紀曉嵐同情海升為人耿直憨厚,不希望把事情鬧大,故在驗尸時,并未細看,任憑司員們察定就是了?;噬想m下旨將紀曉嵐交部議嚴處,但后來沒有給他什么處分。

刑部右侍郎杜玉林、員外郎王士棼,都是紀曉嵐同榜進士。海案發生后,兩人一同發配伊犁。一年以后,杜、王二人俱被赦還。杜玉林死于回京途中,王士棼于嘉慶元年(1796)去世。王士棼逝后紀曉嵐為其撰寫墓志銘,稱他“刑名三四十年,所平反不可以縷數。官刑部時,鞫獄定讞,雖小事必虛公周密”。乾隆帝既然承認紀曉嵐因海升案忌恨和珅,說明和珅在海升案子上做好了準備,目標對著阿桂。海案之后曹文埴被擢為戶部尚書,和珅加緊了對他的拉攏,曹文埴不肯依附,告病還鄉。

【啟示】官員的職責

海升殺妻案,本不復雜,卻驚動了乾隆皇帝。其中,固然有皇權因素,但參與審理此案的官員不同的動機、目的和操守也增加了此案的神秘色彩。受害人吳雅氏的哥哥貴寧以“海升是大學士阿桂的親戚,審案者為討好阿桂,有意包庇海升”說事,正好說到乾隆皇帝的心病上。乾隆厭惡“臣僚間互相依附、拉幫結派”,所以,在乾隆看來,這起案件不簡單,背后恐有陰謀,因而,乾隆三番五次派員勘查審理,直到真相大白。

為警示大臣,乾隆以此案下旨告誡臣僚“······若亦如紀昀等之瞻顧隱循,惟知迎合阿桂,蒙混了事,轉相效尤,將來此風一長,大學士、軍機大臣皆可從此率意妄為,即殺人玩法必無人敢問者,設果如此,國事尚可問耶?”。而和珅之流恰好借機打擊政治異己阿桂、紀曉嵐等人,在乾隆面前煽風點火、坐收漁利。在這樣的情景下,紀曉嵐被乾隆皇帝斥為“無用腐儒”就是很自然的事情。當然,比起其他受處罰的官員,對紀曉嵐,乾隆皇帝還是網開一面,說紀曉嵐“于刑名事件素非諳悉,且目系短視,于檢驗時未能詳細閱看,即以刑部堂官隨同附和”,從輕懲罰了紀曉嵐,“其咎尚有可原,著交部嚴加議處”。

這樣的結果,筆者認為,對紀曉嵐看似不公,實則不冤。且不說紀曉嵐對海升案以“臣等公同檢驗傷痕實系縊死”作結故意為之,僅憑紀曉嵐身為左都御史,其責任就不可推卸。在那個時代,左都御史有司法審判權,即為法官,首先對案件,不管案件的主體是何人,都要站在公正立場,依法明斷是非,而不能模棱兩可。事實說明紀曉嵐至少在處理海升殺妻一案時,不算認真負責,有些敷衍,與其官責不相稱。

對此案的審理,紀曉嵐沒有留下任何文字資料。但是,從《閱微草堂筆記》來看,此案對紀曉嵐的影響非常深刻,他很可能把對此次事件的思考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如他選取很多故事說明“官責重大”的官品問題,同時十分痛恨官場中互相傾軋、彼此設防、互不信任的行為,對官之私心的危害也有十分清醒的認識。

《灤陽消夏錄》(五)記載了一個故事:有一天,北村的鄭蘇仙做夢來到了陰曹地府,看見閻王爺正在審理案犯。恰巧鄰村的一位老婆婆被帶到堂前,閻王爺對這位老婆婆非??蜌?,又是施禮,又是賜座敬茶,命令手下選個好地方,讓她轉世托生。見此,鄭蘇仙很是疑惑,便問身旁的冥官:“這老婆婆有什么功德,閻王爺竟這樣善待她?”

冥官說:“這位老婆婆一輩子不損人利己。利己之心,幾乎是人人都有,雖高官圣賢,也在所難免。凡圖私利的,必然損害別人,各種機巧奸詐隨之而來,許多冤仇罪過時常發生。有的人甚至會做出流毒四方,遺臭萬年的事情來,所有這些都是因為有損人利己的一念之差。這位老婆婆能夠克制私心不做損人利己的事,如果拿她的品德與那些整天讀書講經,卻滿腦子私心雜念的所謂儒士比較,真的會使他們慚愧。你說,閻王爺以禮相待這位老婆婆,還不應該嗎?”鄭蘇仙向來有心計,聽了冥官這番話,既敬佩又害怕,也就不再多問了。鄭蘇仙回憶說:在這位老婆婆被帶上殿之前,還有一位身穿官服的人高傲地走上殿來,對閻王說:“我自從做官以來,所到之處只喝一杯清茶,從來未貪污受賄。如今,我敢說問心無愧啦!”

閻王爺對他的話不以為然,冷笑道:“朝廷設職官,就是為民謀福,連那些管理交通驛站和掌管水閘的小官,也要興利除弊,這是他們的責任。如像你說的,只要不貪財不吃喝就是好官,倒不如在官府大堂上立一個木偶,它連一口水也不喝,不是比你更強嗎?”身穿官服的人強辯說:“我雖沒什么功勞,但也沒有罪過呀!”閻王說:“你一輩子為了保全自己,置國家與百姓利益于不顧。某某案子,你為了逃避責任不敢仗義執言,這難道不是損害百姓嗎?還有某某案子,你怕惹麻煩,不也是撒手不管嗎,這難道不是損害國家嗎?在三年一次的考績中,政績又如何?要知道身居官位,無功就是過呀!”身穿官服的人聽了閻王的一席話,局促不安,剛才的傲氣頓時大減。閻王見他有了如此變化,微笑著說道:“怪你太過高傲自負了,平心而論,你還算得上是位三四等好官。不用害怕,下輩子你還會做官!”說完,命鬼卒把他也送到轉輪王那里去托生。鄭蘇仙講的這兩個故事說明:人的心目中所有的不公之心,鬼神都能窺見。

閻王審案,在神狐鬼異故事中,并不少見。紀曉嵐將這樣的故事拿來為我所用,把自己對人的評價放在閻王判詞中,借題發揮,勸善行端,啟人心智。紀曉嵐用生動形象的語言勾勒了一村婦和某官在閻羅殿受到閻王不同的待遇。作為審判官的閻王對人們在陽世的所作所為及其心理了如指掌,完全按照人們陽世間言行的善惡而對這些到陰間報到的官員采取不同態度,作出不同的判決。

在“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迷信心理的支配下,人們對紀曉嵐所講述的,自然會加以反省,從中受到教化。人們看了這則故事也許會想到,在陽世間言行的善惡,直接決定著來世是轉生一個好去處還是被打入地獄。閻王見一村婦,何以“改容拱手,賜以杯茗,命冥吏速送生善處”?鄭蘇仙當然不解,在他看來,一個村婦并無功無名,怎么會受到閻王的如此待遇?冥吏的一番話語使鄭蘇仙“惕然而寤”,村婦生前的“無利己損人心”受到了閻王好的評判和善待。紀曉嵐以此啟迪人們從利己損人的迷惑中走出,克服人性的卑劣。他用對比的方法,描寫了某官因心存私念受到閻王的質問和責備的情景。

某官自認為,生前為官“但飲一杯水”,做到兩袖清風,不謀錢財,到了閻羅大殿,他自恃清廉無過,滿不在乎。閻王卻譏笑他在陽世的虛偽和無為,鄙視他還不如一具木偶。某官尚為自己申辯說“無功亦無罪”。閻王怒斥他“無功即有罪”。

如果從法律的角度考察這則故事,紀曉嵐在此提出了為官標準和原則。作為一名稱職的官吏,即古代百姓眼中的“好官”,不僅要保持廉潔、心正,還要有所作為。為什么紀曉嵐要創作這樣一個故事呢?筆者認為,紀曉嵐試圖借閻王之口對為官標準說出一二。

在漫長的封建社會里,統治者把社會成員大致分為兩個階層:官與民,通過各級官吏實施對民的行政管理,“治國之要,擇吏為先”。各個朝代為了鼓勵官員認真履行職責,制定了嚴格的官員考核制度。

明朝官員考核制度趨于成熟??己朔謨煞N:第一種稱“考滿”,即由上級主管官員對任期屆滿的下級官員進行考察評定。主要依據被考察官員任期內的政績表現,做出稱職、平常、不稱職三類考語。稱職者升職,平常者復職(在同一級別內轉任其他官職),不稱職者降級調用。第二種稱“考察”,又分為“京察”、“大計”兩種?!熬┎臁庇啥疾煸褐鞒挚疾樵诰└骷壒賳T,每六年舉行一次?!按笥嫛庇筛鞯氐纳霞壒賳T對其下屬進行考查,每三年舉行一次??疾斓闹饕獌热菔前础鞍朔ā奔m查違法失職官員。所謂八法指八種違法失職行為:貪、酷、浮躁、不及、老、病、罷(疲軟)、不謹。犯此八法,即上報皇帝分別處以降級調用,勒令致仕(退休)、閑住為民等處分,嚴重者送刑部判罪發落??疾熘邪l現官吏有營私舞弊行為,按保舉連坐法嚴懲。

清朝基本沿襲明朝的官吏考察制度,但更為嚴密。除了定期進行考察外,清朝還規定長官可以在平時對下屬官員進行獎懲。獎勵方法有加級、記錄等。加級是指對政績突出的官員在其原官職品級上加上若干級(如加一級、加二級之類),雖然并不增發其官俸,但允許該官員在服裝、儀仗、居所上采用高品級的規格。記錄是指對有功績的官員登記注冊,以次數計(如記錄一次、五次、十次之類)。懲罰方法有罰俸、降俸、降級、革職、拿問等。加級、記錄可以抵消懲罰。獎懲情況在考核時是重要的依據。

清朝考核官員的標準為四格八法:四格是指從守(品德操行)、政(政績)、才(才能)、年(年齡及身體狀況)四個方面對官員作出評價。八法指從八個方面參劾不稱職官員,即凡貪、酷、罷軟無為、不謹、年老、有疾、浮躁、才干不及的官員應受處分。貪、酷者由吏部、都察院議處,重者由刑部定罪;罷軟無為、不謹者革職;年老、有疾者勒令致仕;浮躁者降三級調用;才干不及者降兩級調用。為了加強對官員行政活動的監督、監察,明清時期設立了嚴格的官吏監察制度。(見前文)

顯然,在那個時代,當一名朝廷認可、百姓擁護的“好官”,首先就要嚴格遵守官道和官紀,否則會受到各項制度的約束和懲罰。紀曉嵐五次執掌都察院,對官吏的品行和能力的要求和標準,有自己的看法。他希望好官多多益善,同時也在嘆息當一個好官絕非易事。紀曉嵐久處官場,對官僚間爭權奪利、爾虞我詐的官場現實心存厭惡。所以,他對那些尚未步入官場卻熱衷官宦之人抱有勸誡之意。他在《灤陽消夏錄》(五)中借星命術士虞春譚與一祿神的對話將官場劣態說了出來,祿神說:士宦之人熱衷富貴,就勢必爭權。既要爭權,則勢必心懷兇狠和報復,而那些在其位又比較懦弱者,必想極力保住他的地位,因此,就必然變得陰險而怨恨。而且,爭權奪利愈演愈烈,發展為互相傾軋、互相排擠。既是互相排擠,就談不到信賢任能,而只有黨同伐異了。他們心里算計的只是誰勝誰敗,其他的一概不管。這些人有罪,因此,他們的壽數和利祿都要削減。

不僅如此,紀曉嵐還例舉實例加以說明?!稙搓栂匿洝罚ㄈ┮粍t故事說,有一位御史因貪贓枉法而被處以極刑。有位負責審訊的官員白天瞌睡,恍恍惚惚像見到了這位死去的御史,便驚恐地問他:“難道你還有什么冤屈嗎?”御史的鬼魂說:“我身為諫官,受賄枉法,出賣朝廷的機密,依法論處,應該被殺。有什么可冤屈的?”這位官員問:“既然沒有冤屈可談,你找我來干什么?”御史的鬼魂說:“我對你有不滿的地方?!边@位官員說:“審訊你這個案子的同僚有七八個人,和你我交情差不多的也得有兩三個人,你為什么不怨他們,唯獨怨恨我呢?”御史的鬼魂說:“我與你一向不和,平時只不過在仕途上互相傾軋,并沒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但在我被拘審之際,你雖說為了避嫌不予過問,臉上卻明顯地表現出洋洋得意之色,當我被定罪下獄之后,你表面上慰問。卻掩蓋不住輕視、鄙薄我的感情。別人是借法律置我于死地,你卻用隱蔽的舊恨快意看我死去。在患難之際,這是最傷人心的。我怎么對你不抱憾呢?”御史鬼魂給同僚所托的夢語真實反應了紀曉嵐生活時代官僚之間虛偽而殘酷的現實。

說到為官,紀曉嵐主張“心正”,痛惡“私心”。他認為,“私心”是引起官僚弊端的原因之一,所謂:“夫利己之心,雖賢大夫或不免。然利己者必損人,種種機械,因是而生,種種冤愆,因是而造。甚至遺臭萬年,流毒四海,皆此一念為害也?!奔o曉嵐在《灤陽消夏錄》(五)中講了“江南發生的征漕案”用以警示人們要正確對待自己的私欲。

顯然,在辦理海升殺妻案時,紀曉嵐被乾隆皇帝斥為“無用腐儒”,也許在常人看來,紀曉嵐受到莫大侮辱。但從《閱微草堂筆記》來看,此類經歷恰恰歷練了紀曉嵐,為他的人生積累了經驗,豐富了他的為官處世思想,為后人留下寶貴的精神財富。這無疑是紀曉嵐的一大收獲。

三 曹錫寶參劾和珅家奴案

【案情】乾隆五十一年(1786)六月,陜西監察御史曹錫寶,上本參劾和珅的家人劉全“恃勢營私,衣服、車馬、居室皆逾制”。曹錫寶,字鴻書,號劍亭,上海人,為人光明磊落,大方瀟灑。乾隆二十二年(1757)進士,仕途多舛。乾隆四十年(1775)出任山東督糧道,又因旗丁斗毆命案降為部員使用,命在四庫全書處行走。乾隆五十年(1785),曹錫寶因年六十七歲而有幸參加乾隆舉辦的千叟宴,之后特旨授陜西道監察御史。

監察御史的職責是監察百官,整肅吏治。曹錫寶認為和珅是吏治腐敗的罪魁禍首,決心參他一本,于是想先從和府管家劉全身上打開缺口。劉全是和府的老家人,外號劉禿子,車夫出身。還在和珅幼年時期,劉全就風里來雨里去地照管他,因而深得和珅倚重。如今和珅權勢熏天,正所謂主子多大,奴才多大,劉全自然狗仗人勢,為所欲為。他不但主管和府一切事務,還代理原屬和珅管理的崇文門的稅收。依靠敲詐勒索,劉全漸漸積累起自己的財富。他在和府附近的興化寺街,為自己修了一處深宅大院。他身上的穿戴、出行的車馬,都遠遠超過一個仆人的規格。

曹錫寶想以此為突破口,觸動一下和珅。奏折寫好以后,曹錫寶先拿給同鄉吳省欽看,本想讓他參謀參謀,出出主意,未料吳省欽為了巴結權貴,竟然出賣朋友,向和珅告了密。正在熱河陪伴皇上的和珅得信后立即把劉全調到熱河安排毀滅證據。其實和珅只是虛驚一場,皇上根本不想追究和珅。曹錫寶的奏折遞到正在熱河避暑的乾隆帝手中,引起了他的警覺。曹錫寶奏劾劉全,意在和珅,這是再明白不過的了。俗語說,打狗還得看主人。和珅是劉全的主人,乾隆帝則是和珅的主人。沒等查清事實,乾隆帝就指責起曹錫寶,并聯系去年剛發生過的“海升毆妻案”,懷疑到紀曉嵐身上。于是,乾隆皇帝向軍機大臣傳旨查究和珅家人劉全的狀況,再去阿桂家看看家人住房等是什么樣子。同時提出“系紀昀因上年海升毆死伊妻吳雅氏一案,和珅前往驗出真傷,心懷仇恨,嗾令曹錫寶參奏,以為報復之計乎”的懷疑。指責曹錫寶“身為言官,必不至下交奴仆,其車馬衣服,尚可云遇諸路途,至房屋寬敞,器具完美,非身臨其地何能知悉乎?”意在說曹錫寶“徒以無根之言,遽行陳奏,以博建白之名,朕又何能以空言遽入人罪乎?”不是結交和珅的家奴就是栽贓和珅。

紀曉嵐是左都御史,曹御史是他的屬下,難怪乾隆帝這樣猜疑。紀曉嵐這個左都御史當得很不清靜。乾隆五十年正月,紀曉嵐參加千叟宴時,并榮幸地被封為左都御史,沒過三個月,就發生了那起非常棘手的“海升殺妻”案件。這次曹錫寶彈劾劉全,又受到皇上的懷疑,可見在朝堂之上紀曉嵐要當個清正忠直之官并不容易。再說曹錫寶彈劾和珅家奴案,乾隆帝如此袒護和珅,使曹錫寶明白了,當時貪風之盛、吏治之壞,實源自這位“英明君主”。曹錫寶受到追查,原告變成了被告。曹錫寶沒打著狐貍弄了一身臊,自己落了一個革職留任的處分。所幸的是紀曉嵐沒有受到牽連,但沒過多久,紀曉嵐改任禮部尚書。

嘉慶四年(1799)正月,嘉慶皇帝處置和珅后為已經過世的曹錫寶“平反”?;实巯轮迹簭那耙压视凡苠a寶,曾經參奏和珅家人劉全倚勢營私家資豐厚一事,彼時和珅正當聲勢熏灼之際,舉朝并無一人敢于糾劾,而曹錫寶獨能抗辭執奏,殊為可嘉,不愧諍臣之職。今和珅治罪后,查辦劉全家產竟有二十余萬之多,是曹寶錫前此所劾,信屬不虛。自宜加之優獎,以旌直言。曹寶錫著加恩追贈副都御史銜,并將伊子照加贈官銜,給予蔭生。

大學士朱珪為曹錫寶撰寫了墓志銘。其中有言:“和珅當路已十余年,中外無一人敢投鼠者。聞公此舉,皆咋舌,噤不能吐氣。一二有心人,仰屋竊嘆而已?!?

【啟示】不可為而為者貴

不可為而為者貴!

曹錫寶彈劾和珅家奴劉全的作為,勇氣可嘉,精神可貴!

曹錫寶因彈劾和珅家奴劉全越制觸犯大清律例反而被乾隆皇帝治罪。正因為曹錫寶被治罪,才有嘉慶皇帝為曹錫寶的平反昭雪。這時的平反昭雪更顯曹錫寶當年的悲壯。和珅權傾朝野,氣焰囂張。眼中只有乾隆一人,滿朝文武臣僚均被他視如草芥,誰敢與之斗爭?正如大學士朱珪為曹錫寶撰寫的墓志銘所描寫的那樣“和珅當路已十余年,中外無一人敢投鼠者。聞公此舉,皆咋舌,噤不能吐氣。一二有心人,仰屋竊嘆而已?!币簿褪钦f,在當時的環境下,只有曹錫寶以御史的職責借奏劾和珅家奴劉全違制,而意在糾察和珅之貪。這一“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策略不僅被乾隆和和珅識破,而且在乾隆眼里一文不值,恰恰成為乾隆皇帝指責構罪于曹錫寶的有力武器。清朝法律規定,官員就是官員,嚴禁與大臣的家仆奴才交結。

因此,和珅家奴劉全,衣食住行都有超標的現象,你曹錫寶是怎么知道的呢?如果你彈劾的是事實,那么,你曹錫寶不是通過交結劉全得知,就是無中生有造和珅的謠,是誹謗,總之,不論哪種情況,你曹錫寶拿不出真憑實據,你就是犯罪。所以,就曹錫寶的奏文,乾隆皇帝一方面一一下旨駁斥。另一方面,故意大做文章,杜絕大臣無端借彈劾大臣之仆屬而攻擊大臣,他下旨讓京城的王公大臣予以討論。此時的乾隆成了和珅地地道道的“辯護人”,還口口聲聲說不為和珅開脫。打狐不成,滿身惹臊。曹錫寶有口難辯,眾大臣愛莫能助。雖然后來的事實證明道理在曹錫寶這里,但在乾隆那里難辨真理。在這場正邪角逐的戰斗中,和珅是最大的贏家,他沒有損失任何權利。按照大清帝國的總體利益看,其實,輸得不是曹錫寶,而是,乾隆及其滿朝大臣都輸在最大的腐敗者手里。以現在來看,當時,乾隆統治集團在反腐上是一大敗筆。而乾隆又是這一敗筆的導演,其實,他更是一個被和珅利用甚至玩弄的主兒,這一點不能不說乾隆有其可憐的一面。

在乾隆眼里,曹錫寶的彈劾是對和珅的冤枉,背后有人指使他這么干,聯想到和珅辦理海升殺妻案得罪了紀曉嵐,直接在旨意中明確說出他想法。后來的事實證明,紀曉嵐根本沒有參與此案,完全是乾隆對紀曉嵐的猜忌。就乾隆的智力,決不能如此,往深處說,乾隆意在維護自己的皇權,乾隆認為,和珅是忠于自己的忠臣,你說和珅不好,不等于嘲弄我皇上嗎。

每次讀到這里,我都在思考,“為與不為”的問題。我們在現實社會這個大舞臺上行走,每天不停地做著各種各樣的事情,很多事情是按照領導的指示,上級部門的要求,遇到這些事情只要用心去做,就會帶來好的結果,不會費你的心思,人們也不會去評論你做事的正義與否。大多情況下,還有一些事情,需要你費腦筋判斷是不是應該去做,這些事情,涉及道德倫理,觸犯某些集團利益,比如,見義勇為、比如揭露腐敗、比如譴責社會不良現象等。因此,當有人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他會反復思考自己“為與不為”的問題,也容易引起人們對“為與不為”價值評價的多種議論。

由此來看,曹錫寶彈劾和珅家奴劉全的行為,是“明知其不可為而為”。曹錫寶知道自己人微言輕,彈劾無用。但他做了,完成了一個御史應該做的,值得。他身為御史,他深知,監察百官,整肅官風,是一個御史的職責。面對和珅的貪污腐化,禍害朝政,如果無動于衷,在他看來,是對皇權的不忠,是對自己身為御史的一種褻瀆,是對自己為官良知的心靈拷問。這就是他留給我們的寶貴精神財富。歷史是面鏡子,和珅已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曹錫寶敢于和和珅斗爭,曹錫寶的精神值得后人敬仰。在他身上,我們看到小人物的可貴之處。也許有人會說,人微言輕,小人物還是少惹事,正所謂明哲保身。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們也就不知道乾隆朝還有個御史叫曹錫寶了。

因此,我們可以為這些為了正義之事明知“不可為而為者”歌唱,謳歌在他們身上體現出的對社會對人生對他人對正義的追求擔當的精神,這種精神是大境界,充滿著使自己人格力量得以升華的大氣和魄力。三國時蜀漢丞相諸葛亮也曾“明知不可為而為”,“六出祁山,試圖恢復漢室”,雖未足愿,仍被后人傳頌。

四 紀曉嵐與尹壯圖參奏案

【案情】乾隆五十五年(1790)十一月,發生了一起內閣學士尹壯圖參奏案。尹壯圖,云南蒙自人,曾任《四庫全書》總閱官。先是尹壯圖回故里丁父憂,這年九月服闕回京,授內閣學士。尹壯圖回到京城,轟轟烈烈的圣上八十大壽慶典剛剛結束。乾隆帝仍沉浸在歌功頌德的洋洋自得之中。不識時務的尹壯圖根據自己回鄉所見所聞上奏一本。奏折說:

近年以來,風氣日趨浮華,人心習成狡詐。屬員以夤緣為能,上司以逢迎為喜。踵事增華,夸多斗奢,百弊叢生,科斂竟溢陋規之外。上下通同一氣,勢不容不交結權貴以作護身之符。此督撫所以竭力趨奉和珅,而官民受困之原委也。

尹壯圖以一片憂國憂民的赤誠之心,在奏折中批評當時的“罰罪銀”政策。罰罪銀又稱議罪銀,就是發現那個官員犯了罪,要他交出一筆錢,就可以減輕處罰。尹壯圖揭露說:

近有嚴罰示懲而反鄰寬縱者,如督撫自蹈愆尤,不既罷斥,罰銀數萬以充公用,因有督撫等自認應罰若干萬兩者。在桀驁之督撫借口以快饕餮之私,既清廉自矢者不得不望屬員飲助,日后遇有虧空營私重案,不容不曲為庇護。是罰項雖嚴,不惟無以動其愧懼之心,且潛生其玩易之念,請永停罰銀之例,將罰項記大過若干次。如才具平常者,或即罷斥,或量與京職,毋許再膺外任。

這一下惹惱了乾隆皇帝,嚴厲追究尹壯圖,讓他把“將其所指督撫何人?逢迎上司者何人?一一指實?!币鼱顖D認了死理,再次上奏說,“各督撫聲名狼藉,吏治廢弛,各省風氣大抵皆然?!鼻』实鄹訍琅?,他認為,這豈不是否定我執政五十多年以來的政績嘛!他對尹壯圖的控告一一進行了駁斥,在諭旨中做了長篇大論定要尹壯圖指出具體事實不可,繼而派侍郎慶成帶同尹壯圖前往山西盤查,而和珅與書麟等內外勾結,早已通風報信,預為布置,挪移彌補,自然查不出虧空。尹壯圖只好自認倒霉,承認虛誑,奏請領罪。和珅欲置其于死地而后快,奏擬斬決。乾隆帝還算網開一面,把他降職留用。之后尹壯圖以母親年老,乞假歸籍,乾隆帝順水推舟,把他打發回老家去了。

嘉慶四年(1799)正月初二,乾隆皇帝歸天后和珅被賜自裁。隨即嘉慶皇帝為尹壯圖平反,令其即行來京,侯旨擢用,并著準其馳驛。尹壯圖被召回京師,加給事中銜。又因他家老母年事已高,仍許歸里終養。臨行特賜給折匣,準許他隨時通過驛站傳遞奏折。

尹壯圖再次辭官歸里。臨行之前,尹壯圖去紀曉嵐府上告別,并請紀曉嵐為即將八十大壽的母親書寫壽文。尹壯圖參奏和珅免官,紀曉嵐心存同情,卻無能為力。此時,正好借為尹母書寫壽序之機,一吐胸中塊壘。他在《尹太夫人八十序》中,詳細記述了尹壯圖上書奏事的緣由。紀曉嵐寫到:

當年尹壯圖的父親亡故,他侍奉母親回老家守孝。丁憂期滿之后,他有心告假在家,奉養年事已高的母親,不再做官了。尹母說:“你父子兩代受皇恩,不能不報。你不去做官是因為我老了嗎?我還健壯著呢,你以為京城離我們的家太遠嗎?往返路程也只不過三四個月。我自個也能來去?!闭f得尹壯圖低頭不語,卻不去收拾行囊。尹母催促再三,尹壯圖才跪下掏出一篇文稿,說:“進入官場以來,兒見那些外任的官吏,沒有不以謀取私利為快的。我將這些情況寫出來了,不上奏吧,心里總是放不下;上奏吧,又怕只是書生之見,未必符合當前世情政務。弄不好反令母親為兒擔憂。所以我寧可不去做官了?!币敢^那文稿看了一遍,抖抖衣服站立起來說:“我兒如果能上奏這樣的奏章,即使遭受禍殃,我也不會后悔;即使連同我一起受禍,我也沒有遺憾。兒子趕快去吧,從今以后,你就把我置之度外,我也把兒子置之度外,沒有什么不可以上奏的!”

紀曉嵐在壽序結尾處感嘆道:士大夫間有竊惜尹君不為太夫人計者,是烏知尹君,又烏知太夫人哉!或以此序據實成文,差勝于泛泛頌祝。紀曉嵐以此慨嘆自己:“余老矣,叨列六卿,久無建白,平生恒內愧?!?

【啟示】悲劇可歌

曹錫寶參劾和珅家奴案和尹壯圖參奏案,有著驚人的相似。

曹錫寶借參劾和珅家奴劉全在衣食住行等方面的越制,意在揭露和珅的罪行,在他看來,和珅是吏治腐敗的罪魁禍首,他想先從和府管家劉全身上打開缺口。尹壯圖上奏乾隆批評時弊“風氣日趨浮華,人心習成狡詐”“上下通同一氣,勢不容不交結權貴以作護身之符”、“此督撫所以竭力趨奉和珅,而官民受困之原委也”“各督撫聲名狼藉,吏治廢馳,各省風氣大抵皆然”。很顯然,尹壯圖的參奏仍然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針對的仍是和珅。應該說,他們向乾隆所奏均為實情,但都被乾隆否決。曹錫寶被革職留任,尹壯圖受到降職留用的處罰。慶幸的是,他們二人的冤屈被嘉慶平反,正直忠義之舉受到官民的尊敬。

現在看來,和珅罪該殺,曹、尹的行為不應受罰。但,歷史地看,曹、尹行為的結果是其歷史的必然,相對和珅,曹、尹的舉動無異于“蚍蜉撼樹”,“以卵擊石”,無疑,這是一幕悲??!也許,正是這一點,才是這兩件參劾案對現代人們的啟示。

其悲劇在于,曹、尹對當時正邪力量估計不足,只憑一時激情和勇氣而意氣用事、急躁冒進,即便你主持正義,也不一定取得好效果。當時,和珅的優勢是所有臣僚不能比的。僅從這兩件參奏案就可看出,和珅最大的優勢有三,其一,乾隆的信任和支持;其二,和珅本身的官職;其三,和珅黨羽及其利益共同體。那么,曹、尹的優勢呢,除了勇氣恐怕連個支持者都很難找。所以,曹、尹對雙方斗爭的時機、條件、方法都沒有選擇好,其行為不符合客觀現實,可以說,其行為是無謂的犧牲。

所以,這兩起案件警示我們要認識到,在一定的社會環境下,從事任何事業或具體工作,都要學會辯證法,才不致于盲目和失誤。這是從認識論的角度分析這兩起參劾案的啟示。筆者認為,從價值論的層面講,曹錫寶和尹壯圖的行為對現代人的警示更具有重要意義,現代社會更需要擔當精神。人們只有把“擔當”作為“責任義務”形成價值觀念內化于心,外化于行,做一個負責的人,才能對自己對社會發揮應有作用。說起“擔當”,想以《波士頓碑文》為據,許能產生共鳴,不妨抄來一用。

波士頓碑文: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后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此后,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

(作者系滄州紀曉嵐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工作時間

早9:00 - 晚18:00

周六日休息

8939203
亚洲成av永久免费无码网站